060701_IMG_7566

2006年回歸記念日遊行


早陣子網上流傳一張電視截圖,顯示一個混人說,如將來特首選舉不設篩選,則沒從政經驗如劉德華也可以參選,不好。其實,劉德華做特首有甚麼不好?至少他過去在「歡樂滿 X X」籌款電視節目貢獻不少,顯然很多人相信他,遠勝現在的特首。沒有從政經驗又如何?

收拾舊物,竟發現廿多年前的雜誌影印,是波柏爵士 (Sir Karl Popper) 在《經濟學人》雜誌 (“The Economist”) 的文章,重述他的巨著《開放社會及其敵人》(“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 之主題。時為 1988 年,距離該書面世已四十多年。該書確是巨著,非常厚,討論何為民主。他說,從柏拉圖以還二千多年,哲人們都是問「該由誰統治?」(Who should rule?) 。例如,柏拉圖認為應由賢人智者(“philosopher-king”)統治,雅典人則實行直接民主;至一神宗教興起,大家轉而認為應由神統治,但神不直接統治,而由(自稱)神的代理人執行;到尼采宣告上帝已死的時代,馬克思說應由無產階級統治。早陣子在電視出現的混人的一伙,則說應由有從政經驗的、「愛國」、「愛港」、「不與中央對抗」人統治。無論你認為誰統治較佳,都迴避不了這矛盾:假如民主選舉選出個獨裁者,究竟算是民主還是獨裁統治?

波柏認為,「該由誰統治」這問題不太好用,應改問「如何不流血而能更換政府」。他的答案是:多數票。波柏說的多數票,是簡單多數票(simple majority vote) ,而非特區政府的「比例代表制」、「分組點票」、「功能組別」等垃圾。除了以多數票選出的政府、領袖,還要配合公開透明的公共行政、互相制約的權力,以防權力過份集中。

讀書時代,波柏作品是緊隨米蘭昆德拉、村上春樹(當時尚未有向西)的潮物,總會在政政系同學的宿舍房間見到《開放社會及其敵人》。我—不是政政系,但也備有中文版《猜想與反駁》放在書架作點綴。波柏有多厲害?一方面他顛覆了「甚麼是科學」這問題,二方面則為前述他對「民主」的見解,讓人走出持續二千多年的慣性思維。聽說,索羅斯曾授業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為波柏門生,但沒有完成論文就離開了。又聽聞,索羅斯的《金融煉金術》(“The Alchemy of Finance”)的藍本就是他未完成的博士論文。

《開放社會及其敵人》成書於二戰其間。波柏是奧地利猶太人,為逃避納粹主義迫害,二戰前夕流亡地球另一端的紐西蘭。年輕時波柏曾加入馬克思主義政團,後來失望離開。見到德國國家社會主義迅速崛起、納粹黨透過民主選舉上台,繼而破壞民主制度,對青年波柏衝擊巨大,可能是他寫《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的主要動力。

回看香港,還在爭拗「該由誰統治」,大家仍在把弄「愛國」、「愛港」、「不與中央對抗」等空泛而危險的概念,或是自認「愛國」、「愛港」等。開放制度的元素,如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以權力制約權力等,仍上不了議程。上星期,有據說是教授者,指「民主是金權政治」,因為選舉、示威在在需財,所以民主制度終為金權壟斷。就算不是教授,也知道現在香港沒有民主,同時也有金權政治(地產霸權、小圈子選舉等)。於是乎,民主與非民主,俱為金權政治。進一步推論,政治就是金權政治。好一個空廢命題。

執筆之時,馬來西亞大選尚未有結果。選舉舞弊在大馬是常態。但是,或許民憤實在太大,今次選舉執政集團作弊亦不一定能勝出,大馬人民可能有機會透過投票換掉政府。反觀香港,眼白白看著特區立法會無視強大反對民意,輕鬆通過向國內捐款一億「賑災」。可恨香港人無法透過選舉更換政府:比例代表制、功能組別,使立法會傾斜向建制派;而特首小圈子選舉委員會從沒有普羅大眾的份兒。

民主制度的真諦,不在於是不是金權政治,而是能否和平更換政府,這是佔領中環要爭取的。


延伸閱讀:

Popper, Sir Karl, (1988) “Popper and Democracy: 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 revisited.” The Economist April 23 1988. London.

說完他的「民主觀」,波柏花了很多筆墨,大談比例代表制之惡。





創作者介紹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