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3_snap-07_005





相隔數年,香港人對兩次四川大地震之反應,反差之大,直可列入世界記錄大全。也難怪,由汶川地震後官員跪地求民眾不要上街示威,到後來譚作人、艾未未等因多管災民閒事而被迫害、收監,反差不惶多讓。重建工程仍是豆腐渣、政府車輛之豪華更勝災前,香港人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香港人這次反對捐款雅安地震賑災,是非常簡單的搏弈均衡。假設最極端者,若所有捐款皆落入貪官口袋,正常人都不會認為這是賑災,所以不捐。這是市民反對特區政府直接捐款給受災地政府的心態[1]。但假如是九成捐款給貪官、一成給災民,值得捐嗎?三成給災民又如何?五成又如何?世間難得如此讓人心煩的「道德兩難」[2]:捐錢的話,災民受益、同時肥了貪官;若不捐,貪官少了財路,同時苦了災民。如何是好?

太史公記載,叔齊、伯夷兄弟認為周武王伐紂是不義之舉,試圖阻止不果。商滅亡後,為表忠於商朝,兩兄弟山中隱居,不食周粟,有拒在周朝當官、恥與不義之人為伍之意。兩人靠採集野菜維生,最終餓死於首陽山。

貪官、災民共處一系統,相互依存。資源送到這系統,總有部份會落入貪官的口袋,不論是直接得益還是因省下資源帶來的間接好處。除了貪官的個人消費,總有些會用作系統自身維護,如維穩用途。向國內買入物資(如東江水、牛肉)、讓國內人在香港購買無稅高級消費品、買入國企股票間接「幫忙托價」等,皆總會肥了貪官一點。要不要效法叔齊、伯夷,抵制一切與國內有關連的經濟活動?特效藥能殺死癌細胞,卻也令病人一蹶不振。

在NGO工作的小妹告訴我,國內緊急救災能力尚屬非常不濟級別,而那些位處偏遠、眼球不及之地的災民,又實在急需援助。務實一點,可捐款給較少依賴政府進行工作的非政府組織,使貪官能獲的部份盡可能小。她推薦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宣明會(World Vision),蓋這兩組織的國內分部組織較大,有自己的網給,相對較能獨立行事。苗圃行動這次沒有緊急救災行動,但長期幫助國內貧民,故捐助苗圃行動亦能幫助災民。其他有緊急行動的NGO,有樂施會(OXFAM)、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等,都是歷史悠久、信譽良好的機構。捐助這些機構總比把錢直接打進受災地政府賬戶好。值得捐?不值得捐?這是個人抉擇了。

注:

[1] 套用大學一年級學過的搏弈論(game theory),這是捐款者、貪官的一次過搏弈。捐款者可選「捐」或「不捐」、貪官可選「貪」或「不貪」。若災民獲得捐款,捐款者的快樂程度為1。若災民得不到捐款,捐款者的快樂程度為-1(負數代表不爽);貪官吞掉捐款,捐款者的快樂程度為-1,故捐款給貪官吞掉對捐款者造成的快樂程度為-2。貪官吞掉捐款的快樂為1、不吞掉捐款的快樂為0。捐款者、貪官的策略組合與回報如下:

 

  
貪官
 
  
不貪
捐款者
[(-1 + -1 = -2), 1]
[1, 0]
 
不捐
[-1, 0]
[-1, 0]



若貪官選「貪」,捐款者將選擇「不捐」(-1比-2好);若貪官選擇「不貪」,捐款者會選「捐」(1比0好)。若捐款者選擇「捐」,貪官會選「貪」(1比0好);若捐款者選擇「不捐」,貪官「貪」與「不貪」沒分別(回報都是0)。可見,「貪」是貪官的「弱佔優策略」(“weakly dominant strategy”),可以不用理會「不貪」:不論捐款者的策略選擇為何,貪官都會選「貪」。結果捐款者會選「不捐」。策略組會「貪」、「不捐」為「納殊均衡」(“Nash equilibrium”),即搏弈雙方都根據對方的選擇作出最佳反應。

[2] 即 “moral dilemma”。






創作者介紹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