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23_019




龍尾灘,我見到海龍、海馬、海星,還有巨型觀音像。從丁權衍生的地產利益,為了一個不宜海浴的人工泳灘,在大自然搞迫遷強拆,禍及瀕危海洋生物。還興建巨型觀音像,欲把龍尾「打造」成如懇丁的旅遊區。觀心大士慈悲為懷、普渡眾生,不知有何感想。

丁權原是港英政府攏絡新界原居民,交出土地以發展新市鎮的權宜之計,保障他們的後人世世代代都能安居樂業。時至今日,丁權演變成「創業興家」的生意模式。有任何威脅這生意模式的,必觸動原居民代表「保家衛土」的神經。菜園村如是、東北發展計劃如是:非原居民反對發展時,原居民更加大力反對,無視本來跟官府已達成的協議,以獲更多賠償。

但是,丁權制度不可能持續。如馬薩斯說,人口以幾何級數增加、而土地面積不變,那來地建丁屋?就算放寬丁屋高度限制,亦只是延緩制度崩潰:總不會有無限高的大廈吧?丁屋本來是給農業社會的構思。農業式微,丁權成了地產發展項目的土地供應來源,形成嚴重不公平:為甚麼只有一少部份公民有權建丁屋?

有更甚者,因維護、擴大丁權帶來的地產利益而損害公眾利益,破壞環境是一例。小海馬當然可愛,但這不是保護海洋生態的全部理由。更重要的,是人類依賴生態系統(包括裡頭的小海馬)生存。例如,紅樹林淨化水質、熱帶雨林淨化空氣等,當然不止這兩項。生態系統相當複雜,人類暫還只能掌握很少。生物在環境中互相依存,隨意殺掉生物,搞不好可能惹起生態危機。毛治時代北方一些地方盡殺麻雀,意圖減少麻雀破壞農作物。結果,麻雀滅絕了,麻雀的天敵也失去食物,而本來麻雀吃的變得肆無忌憚,對農作物破壞更大。搞個人工海灘、「打造懇丁」,附近的樓價升幅遠超大市,本來的天然生態就此毀掉。人作孽。

龍尾事件,官府以一個謊言掩蓋另一個謊言,或是重覆空廢命題(如「社區」),意圖濛混過關,結果失信於民。還有那「環境評估報告」。在香港生活了幾十年,我已學會這報告的結論一定能反映官府的取向。怎能相信無權無勢的環保署的環評報告會逆主子意?否則,我不能理解何以環保署的專家在龍尾找到的物種只得卅多種,而民間專家則找到達二百種?環保署說沒有瀕危物種,民間就找到管海馬?莫非如官府準備做的,管海馬「被遷徙」到龍尾?

龍尾事件是香港悲慘命運的其中一個反映而已。由市民供養的政府,只服務一少部份人,更把公眾資源搬到他們的口袋(龍尾人工海灘耗資以億元計),還要破壞屬於公眾的天然資源。而丁權只是眾多罪惡中的其中一項而已,政府早已喪失矯正這作孽制度的勇氣。奉勸想在龍尾搞「懇丁」的原居民朋友,破壞大自然是有報應的,搞不好可要報在你們一代。非常不辛,報應不只是你們受,還有我們,因為我們享用同一個生態系統。

關心大自然保育的朋友們,別指望官府了。





創作者介紹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