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8_yn_IMG_0898-1
南丫島



很長時間於跨國公司上班,經常要出差。若天氣好,日間飛機到港準備降落時,可飽覽香港的美麗地勢。我認為,以經大浪四灣上空、經馬鞍山、飛越大帽山,經過大欖涌水塘一段航程,最為壯觀。有說,民航機飛行高度太高,視野不及直升機好。後來我知道,這說法原來不無道理。



無人走過的路

一九九九年夏季一個星期天,安迪要從我家後園走到河背水塘,說有甚麼好風景。我們一起走上一個未完工的山火觀察站,那兒視野遼闊,大欖涌水塘在午後陽光的影照下,氣勢非凡。

拍過照,我們沿一條不大明顯(也可說不存在)的山徑下去,準備前往河背水塘。越往下走,草便越高、越茂盛,甚至高過我頭頂。我們要以自已的體重把巨大的草壓低,才能繼續前行。本來預算三小時的行程,變得沒完沒了。

叢林非常密,要回頭上坡已不可能。我們不再往下,改沿相同高度,向估計植物沒那麼密的地方走——在密林中無可能確定自已的位置。天快黑,沒準備走夜路,沒手電筒,我們在一處見到遠景的地方停下來,我認得遠處的建築物是屯門黃金海岸。很明顯,我們沒有往河背水塘的方向走。



大男人迷途

晚上九時許,為免太座擔心,我致電她,承認兩個大男人在山中迷路了。我答應她報警求助。

之後,手機響個不停。

「羊生,你行出馬路,我哋派消防車嚟接你!」

「羊生,我哋喺高度XXX的山火觀察站,你依家喺邊?」

「我哋見到黃金海岸,估計我哋係地圖網格XXXX之內……」

「乜網格唔係六個數字嘅咩?」

「我係XX警署控制室,打電話嚟睇吓你哋點……」

「喂,安迪!知你蕩失路,怕你悶,打你話嚟同你吹吓水……」

「………………」

「………………」

「………………」



直升機拯救

其實,有關當局早就派出直升機找我們,只是直升機一直都在山的另一邊:我們都聽到直升機的聲音。

午夜過後,再沒有電話:四、五十個來電後,兩部手機都已經沒電。我們只能等待:一則等待救援、二則等待天亮,也許能自尋出路。

破曉前,天下起大雨。原來,就算在炎夏,給兩水濕透仍會冷得發抖。

天亮了,看清地形,我們走上山脊。見到大欖隧道北面出口,終於知道脫身的方向。

手機電池經過一晚休息,居然「復活」,電話再響起來。

「阿羊,你唔好四圍走,我依家即刻嚟救你!」是阿文的聲音。

「我係民安隊隊長……」

「民安隊隊長,等唔等?」我問安迪。

「等一個鐘啦……」安迪說。



石龍飛瀑

我把地圖網格資料給了隊長。不消十五分鐘,我們等到的不是攀山拯救隊,而是飛行服務隊的救援直升機。後來我知道,是民安隊把我們的位置告訴飛行服務隊的。

於是,我第一次、亦是至今唯一一次,從空中看到石龍飛瀑。沿屯門公路往九龍走,到汀九附近時,石龍飛瀑就在左面山上。因為剛才的大雨,瀑布的水量很大,以一瀉千里來形容絕不誇張。

從此以後,出差回港我會爭取坐近機尾的窗口位,預備好相機,胡亂拍一番。運氣好的話,應可從東向西拍到大浪四灣。可惜到現在還未拍到,而我已不用出差了。




後記一:這是我在迷路前,在那該死的山火觀察站附近拍的:

9907_getlost_002
'

9907_getlost_001


9907_getlost_003

當時用的是Pentax 67系統。

後記二:後來太座告訴我,因為心慌,她找當時從事國際支援的阿力幫忙。阿力二話不說即時致電消防局問罪:「佢兩個好有經驗,報得警就真係好大件事……重未搵到佢哋?你哋點做嘢!?」這非常不公平,香港的野外救援其實非常好,起碼在我的個案大家都已盡力。

後記三:還有一項挑戰,是致電上司請假。多年來,我一直認為當時的上司米高從來就不信我當晚真的迷路並在野外過了一夜。




創作者介紹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