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24_011
朝露,2011年7月


2001年9月11日晚,我和太太聽完音樂會,乘的士回家。車上收音機在播新聞,說全美國航空交通癱瘓。

「乜國泰機師咁把炮,罷工罷到美國冇得飛?」(香港話,意即「何以國泰機師那麼厲害,搞罷工搞得美國航空服務也掛掉?」)我對太太說。那時國泰航空機師正工業行動,爭取福利。

但越聽聽不對勁。還在車上,跟阿文通了個電話,他說:「聽日要入貨……」。當時我還未重投股市,忘了第二天港股有沒有暴跌,但美股卻因「愛國盤」推動,復市居然錄得升幅。

回到家,電視看得很晚。目睹世貿中心塌下,腦袋一片空白、咀巴充滿粗言。

第二天上班,協助我搞市務的艾莉卡心神恍惚、眼有淚光。她一位好友在某投資銀行位於世貿中心的辦公室上班。其時,紐約的國際電話服務中斷,外邊的人無法打進去。互聯網此時發揮作用,雖然有點間接:在一討論區,身處紐約的網友幫助打電話核實求助網友親人的狀況,再通過討論區通傳。我叫艾莉卡試試這方法。

不知道艾莉卡有沒有到那討論區求助。無論如何,幾天後,她終於聯絡上這好友。原來,這小子有一「惡習」:上班遲到。911當日,他如常遲到,正心急如焚乘的士趕路,卻遇上前所未見的大塞車,想必死定。結果,據說他的辦公室只剩下他一個。

自此,我更留意中東歷史和現況;自少嚮往美國制度的我,越來越反美、越來越沉迷陰謀論。

願往者安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ybercynic 的頭像
cybercynic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