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_snap-01_012

「魯氏花園」,大浪西灣工地




2000年秋天,我在手機廠上班。那年頭,重拾兒時玩意,再次走向郊野,閒來亦會到當時為數不多的行山網站走走,經常去「上山下海俱樂部」。某天,有人貼出西貢大浪灣可能有大規模發展的消息。

2000年4月,「大浪灣分區計劃大綱草圖」(簡稱「大浪灣OZP」)刊登憲報。政府建議在佔地51公頃的大浪村一帶,預留7.9公頃作「鄉村式發展」,可興建約370間丁屋。網友「野人」發現後,即時在行山網站的論壇貼出告示,大事張揚。網友對自然美景將遭破壞都表示可惜、甚至憤怒。野人印出網友在論壇的留言寄往城市規劃委員會,作為反對大浪灣OZP的意見。後來,野人才發現另一邊廂的「上山下海」正鬧得沸騰。

2000年12月初,大浪灣OZP刊憲半年後,十多位網友、多是上山下海常客、行山愛好者,現身商討行動,當中有些人跟其他與會本來是互不相識,我就是一例——行山網站跟行山始終不一樣。其中一項行動,是建立網站,向世人介紹大浪灣之美景、生態,亦作分發資訊之用。同時,我們成立了「大浪灣之友」以便對外溝通。「上山下海」則成了組織動員的平台。

*****


2010年夏天,我在學院上班。7月16日星期五,大浪灣之友義工阿蛋晨早來電,南早記者想訪問大浪灣之友,他想由我出面。原來,這天南華早報頭條報導,一位叫Simon的朋友把大浪西灣舊村全買下,正大興土木。綠悠悠一片成了爛地加兩個水氹,蔚為奇觀。看完網上傳來的剪報,我回電阿蛋:「如果我哋唔出聲,就好唔妥!」

7月17日星期六,南華早報跟進報導,在一個地質公園的活動,記者問環境局局長邱滕華關於大浪西灣事件,他說:「不知道。」7月18日晚,事件曝光2天後,十年前成立的大浪灣之友再次走在一起,商討行動。

與此同時,Facebook出現了一個名字很長的群組「強烈譴責魯連城破壞大浪西灣自然景觀生態,要求立即停止有關建築工程!」,群組人數增加之快,前所未有,不消兩天已超過二萬。這個名字很長的群組迅即成了訊息及動員平台:2010年7月19日,事件曝光後僅3天,卅多個素昧生平、背景迴異的人走在一起,商量要做點甚麼。我和阿蛋代表大浪灣之友出席了這會議。



041112_019

大浪西灣,「魯氏花園」還未動工




早在大浪灣之友成立前,其實網上動員已在發揮作用:大浪灣OZP刊憲五個月後、2000年11月,城規會審議前夕,共收到二百多封反對意見,於是暫緩決定至2001年4月底。11月的會議,有城規會委員問,究竟有多少人到大浪灣遊玩?於是,大浪灣之友在2000年12月間在大浪灣一帶進行了人流統計及意見調查。受訪者對大浪灣規劃多不知情,得悉後都認為非常不該。

2001年元旦,事件曝光後約八個月,十多位大浪灣之友義工到西貢昂平,趁漁護署舉辦登山節,向參加者宣揚大浪灣規劃,並收集反對簽名。登山節有五千多人參加,而義工在數小時間已收集到二千多人簽名,以至簽名表格不夠用,要臨時趕制或循環再用。更甚者,參加者需排隊輪候簽名。

有自已的網站,「網上簽名運動」及「罐頭信運動」是自然不過的發展。義工在昂平「踩場」時,大浪灣之友的簽名運動網站正式運作,至2001年4月城規會再開會時結束,共收集到二千八百多人的簽名。各次簽名運動及人流調查的結果,都呈交城規會作反對意見。

每罐午餐肉打開裡面都是一樣,「罐頭信」也是。種種跡象顥示,越接近城規會4月底的會議,規劃署就接到越多反對電郵,不知道當中有多少是大浪灣之友網站的罐頭信。會議當日,有人聽到有官員說規劃署的電郵伺服器接到太多電郵,當掉。

2001年3月11日,事件曝光後十一個月,是日「同行大浪灣」。之前一晚,負責通訊、導賞、檢查站等崗位的數十位義工已進註大浪西灣作最後準備。這另類遊行的參加者將由北潭涌出發,經西灣亭、西灣、鹹田灣、大浪村(可能受發展影響的村落之一)、攀過大浪㘭、再到赤徑,終點為北潭凹,有導賞員介紹沿途生態環境。

參加者在鹹田灣沙灘上劃上一巨型心形,把他們的忐忑心情寫上心意卡,放到心形中間,表達對自然美景即將消逝的失落。當日,天公不造美,千多人要毛毛細雨中遠足。

*****


2010年7月19日,事件曝光後第3天,各大中文媒體首次報導事件。響應呼籲來開會的大概都相當憤怒,自我介紹時都不忘罵上幾句,甚為費時。尤幸主持大局的文進相當有分寸,第一次會議就能定下些行動:成立「西貢大浪灣關注組」、緊接的週末到漁護署示威、週日到西灣舉行另類遊行「大浪灣是我們的」。一眾人等隨即進行分工,務求以最短時間搞成活動。

有網友隨即在名字很長的群組集資登聯署廣告,結果8月底才刊出。廣告費用不完籌集得的資金,於是餘款捐了給「獨立媒體」,資助土地查冊的費用——「獨立媒體」早前做了詳細土地查冊,並且發現Simon的工地侵入了官地。

2010年7月20日,事件曝光4天後,大浪灣之友聯同其他八個團體的代表向環境局提交聯署信,敦促政府保護郊野。我與「舅父」多年未見,他特地來電,邀請大浪灣之友加入聯署譴責政府失職的報章廣告,於7月21日刊出。

罐頭信運動一浪接一浪:先有人在名字很長的群組發動網友電郵到相關政府部門,疑有車輛非法進入效野公園、工地旁的官地疑遭非法挖掘、工地廢水污染雙鹿石澗,敦促執法。世界自然基金會的網上罐頭信非常方便:只需填上姓名、電郵,按紐就把信送到政府的電郵信箱。另有網友發起「報警行動」,理由也是懷疑有人涉嫌違法如上。

2010年7月24日,週末,事件曝光後第8天,以關注組為首的二百多人,趁署長等高層官員舉行活動,在漁護署外示威,要求政府執法。其實,參加示威人數遠不只此數,只是文明的示威組織者,為免示威人數超過向警方申請的數目,把一些示威者「勸喻」到對面行人路。

2010年7月25日,星期日,事件曝光後第9天,天公造美。緊接昨天漁護署的行動,這天逾千人走到西灣工地,宣示「大浪灣是我們的」。寫著「還我大浪西灣、保護自然遺產」的抗議撗額滿是抗議者的簽名。

事情發展非常迅速,堅持執行大浪灣之友在幾天前才定下的行動已沒多大意義。運動的平台顯然是名字很長的群組,而不是大浪灣之友的Facebook版面。(順帶一提,要用英文名「Friends of Tai Long Wan」才能在Facebook找到大浪灣之友。)



041112_014

西灣新村




沒有公眾的關注,甚麼也做不成,而傳統媒體是接觸公眾的重要渠道。在2000年的運動及其後的「水管事件」,大浪灣之友都非常重視跟傳媒溝通。

2000年4月份,野人剛發現大浪灣OZP時,聯絡了好一些媒體,但大家似乎興趣不大,只有《明報》在6月期間報導過。下一次有關大浪灣的新聞出現,已是六個月後的12月底,那時大浪灣之友向各大傳媒發放了大浪灣人流調查及簽名運動的新聞稿。

2001年2月初,事件曝光後十個月,為宣傳「同行大浪灣」,大浪灣之友舉行記者招待會,順便(一再)介紹事件及我們的建議。只有兩份報章報導我們的消息。再有相關新聞,要到3月「同行大浪灣」前,仍然只有一份報章報導。另外,好像沒有人報導過「同行大浪灣」的活動實況。

直至2001年4月27日,城規會作出決定後,才再次見到大浪灣的新聞。這次共有5份報章報導。至今,事件曝光已一年。

*****


2010年7月16日上午,事件剛曝光。跟南早的記者談過後(原來她採訪過十年前的保育大浪灣運動),陸續收到其他傳媒的電話,電話響個不停,連電子傳媒都準備跟進。媒體溝通策略變得非常不同:2000年時,我們要主動出擊,點出事情值得關注之處(即是「sell」);2010年,已無人問「為甚麼要關注」,只關心我們有沒有「經常運動」。其實,聰明的記者已日夜注視名字很長的群組。除了監察群組人數增長,當然是想第一時間知道有甚麼行動。

數天之間,印刷媒體報導Simon工地的次數,已遠超十年前的保育大浪灣運動其間所見。至現時為止,已經有數個關於這事件的電視特輯播放過,而我知道有好些還在制作中;而十年前就只有英文電台節目跟進過。

社會大眾、網民、媒體,在十年間的不同反應,我想是社會氣氛出現了重大變化。



090815_010

大浪四灣全景




也許潘慧嫻女士從沒想過《地產霸權》會成為暢銷書,否則她不會只用英文書寫(“Land and the Ruling Class in Hong Kong”)、只印少量送給朋友及各大學的圖書館。若這書十年前出版,會是怎樣?很可能沒有出版商有興趣。當時,這類題材準是「票房毒藥」,也許還會惹來口誅筆伐(例:壟斷存在正正表現出自由市場的優越效率)。

時至今日,經歷過金融海嘯,沒多少人會認為香港「自由市場」不夠多、政府管制不夠少。反而,越來越多人懷疑自已其實一直都是為地產商、銀行努力工作,而不是自已。《地產霸權》羅列種種事實,告訴大家多年來如何受騙、官府如何「配合」豪商巨賈。當大家發現「買起」西灣舊村的Simon,原來是大地產商的左右手時,莫不無名火起三千丈。

到現在,名字很長的群組人數已超過八萬。我相信當中不少人對Simon的背景非常介意。



021207_029

鹹田灣的獨木橋




互聯網世界常有新詞彙出現,例如「社交媒體」(“Social Media”)。我不知道「社交媒體」的準確定義,但我知道Facebook是一例,而且是壓倒性用戶多的一例。若以雙向交流作為社交媒體的重點,則「博落格」(“Blog”)、網上論壇(“Forum”)也應算一員。

Facebook之妙,在於其一直為人詬病的私隱保護功能(說成「洩密功能」可能更準確)。例如,系統自動更新用戶「朋友」的行蹤(例如加入了名字很長的群組)。好奇的人或許會到那群組看看,然後見到Simon的名字,覺得非要做點事不可,於是按「Join」,群組增加了一員。「Like」也有類似作用。這個過程重複發生,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千傳萬,令群組成員人數以爆炸性速度上升。而成員越多,意味著訊息傳遞速度越快。

這特點,使博落格和網上論壇在傳訊速度上給比了下去。據說,反高鐵運動也是通過Facebook組織串連。反觀十年前的保育大浪灣運動,以網上論壇辛苦經營起來——當時還未有Facebook。

無怪乎,北面的大片土地容不下Facebook,硬要搞個土制版。



021207_028

鹹田灣




2001年4月27日,事件曝光整整一年後,城規會再次召開會議,決定大浪灣的命運。大浪灣之友及長春社幾位朋友列席會議,我也在中間。結果,城規會通過了一個遠較原先方案為保守的分區大綱草圖:1.9公頃的土地可作「鄉村式發展」(即:興建村屋),較原先提議的7.9公頃大幅降低;而覆蓋的面積其實已有舊屋。要命的,是城規會還加上額外條款:由於區內老村屋具保育價值,拆卸前需先經城規會批準。

2001年9月25日,事件曝光後十八個月,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核準「大浪灣OZP」。但是,西貢大浪灣的美景並未因此逃過地產發展的壓力。

*****


十年前的運動,根本就引不起政界的興趣:一來我們沒主動聯繫,二來也沒有議員或相關人士聯絡我們。這次,議員很主動。2010年7月28日,事件曝光後11天,立法會召開特別會議,討論西灣工程引起的爭議。

行政部門的反應之快,亦遠超預期:2010年8月6日,事件曝光後剛好三個星期,政府發出通告,把西灣舊村一片土地納入「大浪西灣發展審批地區草圖」(簡稱「大浪西灣DPA」),意味著Simon的工程需立即停止,等候政府對該地段的土地用途作出正式規劃,即訂定「分區大綱草圖」(「OZP」)。

十年前要幾個月才達成的,今次只消幾星期。



071028_007

西灣新村




因為十年前的運動,我們知道了一件事:政府知道好些新界私人土地毗鄰或處於郊野公園,而又未納入現行城市規劃限制(即不在「OZP」或「DPA」內)。當時,政府諱莫如深,把有關資料視為機密,怕公佈詳情的話相關地段迅即會受到破壞云云。

一直以來,有好「陰謀論」者指,很多地點優越的新界鄉郊土地早為地產商看中,默默收集,待時機成熟便向政府申請建「丁屋」及其他基建,然後變身成地產項目,賺個盤滿缽滿。但是,這些事從來都沒多少證據。於是,行山人對郊野工程都相當敏感。

2002年11月,大浪灣之友一班朋友到大浪灣一帶遊玩,在赤徑見到大片工地及建築材料。友人記下工程號碼,回家上網搜尋,居然有重大發現:我們見到的是供水系統工程,覆蓋西灣、土瓜坪、高流灣、塔門等地。水務署申請撥款時向立法會提供的人口數字和預測,令人摸不著頭腦:一則遠超人口普查的數字,二則大浪村OZP不可能容許大規模發展,而該區又沒有車路,為甚麼要建一套規模足夠數千人使用的供水系統?

大浪灣之友隨即發起「一人一信」運動,敦促政府……停止浪費公帑。當時,整個社會都因政府可能出現連年財政赤字而陷於歇斯底里,所以想到轉一轉角度,希望迅速引起媒體、公眾關注。這策略看來奏效:媒體非常有興趣公帑事宜(例:電視台制作了新聞特輯報道此事及其他類似的鄉郊工程浪費公帑個案),而其實聰明的記者們都明白我們的用心。

這些水務工程是「改善偏遠鄉村供水計劃」的一部份,該計劃當時已有卅多年歷史。2003年6月,水務署把這計劃束之高閣,理由是「環保人仕反對」。之不過,這時候,我們見到的供水系統工程早已竣工。

*****


2010年8月10日,Simon的事曝光後三個星期多,漁護署終於公佈了「秘密名單」:共54片私人土地落在郊野公園內或旁邊,不受城市規劃限制。據報,好些土地已落入名不見經傳的發展商手中。名單上有一個地名特別引起我注意:土瓜坪。

土瓜坪位處西貢東郊野公園,破落村落荒廢已久,沒多少人長居於此。八年前揭發的大型供水系統工程的「受惠」地區,正正包括土瓜坪。最近有報章報導,土瓜坪有地盤平整工程,面積如足球場大小,有非法道路連接大路,似是大型計劃的前奏。據說,這些工程並未獲有關當局允許。八年前建供水系統,所為何事?難怪陰謀論總是揮之不去、引人入勝。



01summersaiwan_022

大浪西灣




十年前的保育大浪灣運動後,政府發出關於「保育政策」的討論文件,當時的主事人是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隨著政府換屆,這「保育政策」看來是不了了之。(說公平一點,揾食艱難,我早就沒有跟進事態發展。)就算沒有新的保育政策,執行現有城市規劃法例,其實也可發揮保育自然環境的作用,只是政府似乎不太熱衷。於是,我們時不時就會聽到「先破壞、後審批」的事例。

「原居民」數目持續增長,建「丁屋」的土地遲早不敷應用;過去卅年新界持續發展、回歸前中英協議減少賣地,都令土地越見矜貴。這都提供積極誘因令鄉郊私人土地改為建屋用途,是郊野保育的主要茅盾。董建華看來是知道丁屋制度之不可持續,所以他當特首時,指令時任房屋及規劃局局長的孫明揚檢討丁屋制度。隨著曾蔭權上任、孫明揚轉戰教統局,這檢討還是不知所蹤。這事情看來真的碰不得:君不見曾蔭權也得委任「新界皇」劉皇發入行政會議?

「十年如一日」,是形容港府的大自然保育政策,更可形容當局面對不可持續的政策的犬儒態度。









創作者介紹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iamgordon
  • 呢輯照片好!
  • 全部都係舊貨……

    cybercynic 於 2010/09/26 22:08 回覆

  • andrerodgers0618
  • 人並不是生來要吃敗仗的。人可被毀滅,但不可被擊倒。
  • taetae
  • 那個個人頭像的欄位怎麼做出來的?可以寫出步驟嗎?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