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15_IMG_8212


「全面諮詢」

人生充滿「資訊不對稱」。總不能看醫生前先讀醫學學位,才去判斷醫生的判斷是否可信吧?同理,總不能先讀個工程、Project Management、Project Financing等學位,才去判斷高鐵是否值得建、如何建。曾特首的確說對了一點:有些事情,不是諮詢能解決的。

反高鐵的議會拉布戰,揭露了高鐵諮詢的種種缺失,但這不關乎諮詢夠不夠,而是有沒有諮詢過。例如,699億開支大至上有些甚麼項目,議員直到投票前仍沒辦法知道[1]。菜園村的爭議更是胡塗賬。這算是甚麼諮詢?再諮詢會有甚麼不同?不會。政府使出絕招「程序公正」,緊隨發生的是「雞同鴨講」、「行政霸道」。

我們根本無法判斷。制度上,這些事我們交給了代議士——立法會議員。他們憑甚麼判斷?他們真的比我們知得多嗎?不會的。「資訊不對稱」帶來「道德危險」("Moral Hazard")、「逆向選擇」("Adverse Selection")、「代理問題」("Principal-Agent Problem")。這結構特點正是所有大少騙案的基礎。





100115_IMG_8379


「確認偏誤」

既然凡夫俗子判斷不來,代議士也不會有甚麼優勢。於是有人般出「你看,當年建地鐵也有人反對。如真的沒建,今天香港斷不會如此這般繁榮」或「你看,當年建新機場也有人反對。如真的沒建,今天香港斷不會如此這般繁榮」等等,結構大都是「你看,當年建XX也有人反對。如真的沒建XX,今天香港斷不會如此這般繁榮」(請自行填上「XX」)。

熟悉吧?九十年代初,江總當權時,他這樣說過:「如果八九年沒有採取果斷措施,中國不會有今天的繁榮」(大意如此)[2]。人類趨向尋求「確認」(Confimration),而不看「否證」(Falsification)。要知道建地鐵繁榮些,還是不建地鐵繁榮些,應該坐時光機回到七十年代,不建地鐵,再待到今天,此較一下有地鐵繁榮些?還是沒有地鐵繁榮些?

可惜沒有時光機。天曉得八九年若沒有屠城,今天的中國會不會更繁榮[3]?





100115_IMG_8159


「語意含混」

支持通過高鐵撥款的陣營,力陳若不建高鐵,香港將不能與大陸「接軌」、將被「邊沿化」等等。「接軌」、「邊沿化」很能嚇唬人。一般來說,不懂的不敢作聲、裝懂的也不作聲,結果無人作聲,誰也不知道誰懂這兩個詞的意思。

OK,讓我示範一下我的粗淺語理分析。沒搞這玩意久了,不好看的話請別見笑。

若「接軌」是指「大陸與香港的鐵路路軌接上」,則「不建高鐵不能與大陸接軌」。只消走到羅湖、落馬洲等口岸,便能看到兩地的路軌早已接上。而「邊沿化」又可如何理解?不在「中心」,就必定在「邊沿」。那夠竟是甚麼的「中心」、甚麼的「邊沿」?是地理的嗎?那香港從來都在中國的邊沿,沒有「進一步邊沿化」的可能。是政治的嗎?政治中心立國以來都在北京,除非遷都香港,否則香港在這方面也是邊沿得不能再邊沿化。是經濟的嗎?是文學的嗎?是馬術的嗎?還是……算了,有點頭暈。

還有些好玩的:「為反對而反對」、「主流民意」、「是其是、非其非」等等。





100115_IMG_8664


「厚顏無恥」

我無意把指摘反高鐵示威的都歸類為「親建制派」,但的確不少親建制議員都譴責示威者「過激」、「暴民」、「不能容忍」[4]。我認為,任何人都可這樣批評示威者,親中共人士、特別是工聯會中人除外。

相比1967年港澳工委、工聯會領導的暴行,反高鐵示威者如何「過激」?隨街放炸彈的人、參與苦行的示威者,誰是「暴民」?相比謀殺林彬,在數十小時的示威中才稍稍衝擊一下警察防線,那一樣更「不能容忍」[5]?

回歸祖國,除了換國旗,原來連是非觀也換掉:六七暴動時的工聯會頭目、「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主席楊光,居然獲勳大紫荊勳章,而反高鐵示威者竟成了暴民[6]!





100115_IMG_8486


「選擇性感知」

有人不滿TVB的新聞剪裁,只強調為時甚短的衝突場面,忽略了數十小時的和平示威,「CCTVB」叵心可測云云[7]。其實,主流媒體都傾向這樣的處理:衝突場面一定比靜坐更吸引眼球。當一眾行家都把衝突放在A1頭條,獨是你的報紙頭條放和平靜坐,還有誰會買你的報紙?達到這結果,並不需要心腸惡毒、與人民為敵的傳媒,卻需要追逐廣告盈利、為自身生存而戰的傳媒。誰叫你喜歡肉搏多於苦行?

「選擇性感知」("selective perception")就是人性,加上「逆向選擇」,構成了媒體詮釋事件的機制。這機制不能保證我們獲知真相,但就會知道媒體想傳給我們的。

教訓:讀財經新聞要小心,讀政治新聞更要小心。





100115_IMG_8221


騙局是怎樣鍊成的?

1. 高鐵項目(及所有公共開支)一來帶有「公共財」("Public Good")性質,二來牽涉的669億總會被花掉,而不會回流你我的口袋。結果,大部份納稅人都漠不關心,潛在得益太少也;
2. 決策過程中的「資訊不對稱」,造成「道德危險」和「逆向選擇」;
3. 「代理問題」:公務員、議員會選對他們有利的方案,而不是對納稅人有利的方案。兩者有時一樣,有時不;
4. 傳媒剪裁新聞資訊時發生「逆向選擇」;

究竟有多大操控空間[8]?





100115_IMG_8281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經過多年演化,我們還是流著遠祖的血:我們會看看旁人怎樣做,以決定自已怎樣做。足夠多的人做同一件事,稱為「潮流」(但不應包括吃飯、睡覺吧?)。一般來說,我們很難事前得悉甚麼東西會變成潮流。不過,不用讀呂大樂的《第四代香港人》,你我也知道在年青人間反建制成了潮流。(若有「社會運動指數期貨」這東西,我早就發了大財!)

廿多年前,黃毓民是右派報章的專欄作家,專罵共產黨,不太受當時的年輕人注意;梁國雄經常打著「四五行動」的旗號,組織一些需要抬道具棺材、只有幾個人參加的示威,給當時年輕人的印象非常負面。今天,兩位竟成為當今年輕人的反建制icon!

這回,建制派頭痕矣!蓋現在的年輕人主要依靠「新媒體」,而這並非建制派所熟識的東西。「屎片醫生」如何「spin」?





100115_IMG_8682


「新媒體力量」

十多廿年前,初試互聯網,即跟一眾激進分子大談「網上社運」的潛力。當時,大家只能無奈給這誇誇其談的傻佬倒酒,好阻止他胡言亂語。後來親歷保護大浪灣的運動[9],見證互聯網的威力。激進份子之一還找來小記者採訪我們幾個,說說心得。

一轉眼就是十年。當年用的技倆,除了「一人一信」、「罐頭電郵」,還有「另類遊行」,「記招」當然不可缺。透過一連串活動,引起主流媒體注意,再吸引更多人加入。今昔之比,在於流動互聯網及Web 2.0的大量應用。資訊傳遞的速度大幅提升,組織的形態也跟以前不同。更甚者,今天的組織者對主流媒體的依賴,遠低於十年前的我們,甚至根本不信任主流媒體。十年的演進,人的習慣已出現了巨大變化。十年前的保護大浪灣運動的操作方式,今天看起來非常落伍[10]。





100115_IMG_8735


「Pandora's Box」

「潘朵拉的盒子」("Pandora's Box")源於希臘神話,本來是「瓶」("Jar"),不知何時開始成了「盒」("Box")。

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多次作弄眾神之神宙斯(Zeus),更替人類從宙斯那裡偷取火種,遭宙斯重罰。宙斯還向人類報復,給了他們第一個女人(!),就是潘朵拉。

普羅米修斯的兄弟伊皮米修斯(Epimetheus)看上了潘朵拉,要娶她。普告誡伊勿收宙斯的禮,以免被宙斯裁贓,但伊沒聽。宙斯送了一個瓶給潘,告訴她瓶蓋要關上,不能打開。

不幸地,潘還收了另一禮物,叫作「好奇」。她受不了好奇心的驅使,趁伊不在家時打開了宙斯送的瓶,放走了邪惡、疾病、勞苦等,都是人類未見的。驚惶失惜間,潘朵拉急忙把瓶蓋上,把未及逃出的「希望」也關了起來。

這一次,潘朵拉的盒子又再打開了,這次不要太早合上。








附註:

[1] 例如,2010年1月18日《信報》載財委會的議員未有高鐵財政預算的「刪節本」(sanitized version),但就要表決通過預算。奇哉!

[2] Just in case you don't know:「八九年」指八九年學潮,「果斷措施」指六四屠城。印象中是江總說的,大約在九二年,但一時找不到來源。這沒關係,反正中共及親中共人仕都持這觀點。

[3] 建議鼓吹「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的人,看看奇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的電影"Blind Chance"。沒時間?那改為讀劉以鬯先生的短篇《打錯了》吧。

[4] 見2010年1月17日《文匯報》A2版2010年2月3日《蘋果日報》

[5] 老爸說,林彬遇害當晚的《新晚報》頭條為「處死林彬 立即執行」,我沒時間巧證這說法。關於林彬生平,見林偉棠「1967: 中共煽動香港暴動的罪行――紀念林彬遇害四十年」維基百科有關條目。關於六七暴動,見維基百科「六七暴動」條項、無線電視紀錄片「暴動三十年」,1997年。

[6] 關於楊光,見楊光的維基百科條項

[7] 這種不滿,可見「致我親愛的中學同學--2009年12月18日至2010年01月16日親身所感」

[8] 楊秉基於「獨立媒體」的見證,惹人瑕想。見「從天而降擊中黃宜宏的膠樽﹣﹣好戲量楊秉基的見證」

[9] 指2000年西貢大浪灣規劃之爭。互不相識的人透過互聯組織起來,成立了「大浪灣之友」,居然成功阻止城規會通過容許西貢大浪灣大規模發展的分區大綱草圖("Outlined Zoning Plan")。

[10] 「有關1.16反高鐵抗議的觀察」中「關於立法會外的抗議行動」一段,談到示威者如何透過SMS或Twitter等「合謀」包圍立法會的觀察,很有意思。






創作者介紹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anny Lun
  • 老友,多謝來訪!
    仲話冇寫作天份,寫得好有水準喎,原來玩我...
    有機會以後多多交流。
  • 我呢邊門堪羅雀,唔寫好過寫……哈哈!下次返香港一齊啤一啤!

    cybercynic 於 2010/07/07 22:38 回覆

  • Danny Lun
  • 哈哈! 其實我嗰邊都一樣門庭冷落... 老柴 blog,係咁上下...
  • 「老柴 blog」!一語道破!哈哈!

    cybercynic 於 2010/07/08 14: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