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四午夜前,正在街頭研究攝影,錯過了高校長領獎的直播,到今天才找到一條幾乎拍不到校長領獎的視頻。

還是看到哥頓的文章,才想起要寫點東西。我在中大時,正是高校長主政。當時,整個社會瀰漫著回歸前的鬱悶。那一年,政制爭論、大學改制等,居然使沉寂多年的學生運動來個谷底反彈,以八九六四為終結,令人神傷。相比之下,後來有學生出版小報挑戰道德底線、在畢業禮派發避孕套等,只屬小事。但是,據知情人事透露,當年有人力主嚴懲搞事者,除之而後快,為高校長所拒。

現今的大學管理層,在「新亞桑拿」、「中大情色報」等事件的閃縮表現,予人急急與學生畫清界線的印象。今非昔比。

十月初,得悉高校長獲獎,我想不少中大人都非常高興。為甚麼?其實我不是讀工科的,就算在中大時,也只是知道校長是「光纖之父」這名號,而當時互聯網才剛開始改變世界。也許高校長獲獎,喚醒了久遠的記憶、是逝去光陰的回響。

當年搞事的小頭目,其中一人後來成為某環保神棍機構的中國區頭領,另一人好像負笈海外,後來當上教授。

今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其實是頒給光纖及光電耦合器。但我偏心,只記得高校長獲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ybercynic 的頭像
cybercynic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amgordon
  • 偏心好,心,本來就不在人體的正中間,哈哈
  • 所言甚是!

    cybercynic 於 2009/12/14 22:06 回覆

  • 猜不透
  • 留言支持好作品~加油!期待進步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