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5hokkaido_139北海道洞耶湖,2001年


貓太后,

謝謝你送我的"Fooled by Randomness"!你問我何以大讚該作者另一作品《黑天鵝》("The Black Swan"),原因其實很個人。

Nassim Nicholas Taleb曾在華爾街打滾,任職交易員其間獲頒數學博士學位(原來交易員的工作量不大),現在雖不是全職大學教員,但不時有technical papers刊於專業學報。"Fooled by Randomness"及"The Black Swan"都是相對通俗作品,但不等於易讀。

你是哲學家,當然知道「黑天鵝」是指「歸納法的問題」("The Problem of Induction")。早前購物慾發作,不小心買了《黑天鵝》的英文版,結果成了辦公室書架的飾物。直至數星期前讀報,讀到NNT何以於87股災發大財並脫離打工生涯,我才把書拿上手。翻了數頁,不得了!簡直是遇上從未遇到的老朋友!

在序言中,作者拿一戰爆法來闡釋「罕有郤分量十足的事件」("rare but consequential event"):一次不必發生的偏遠閱兵、一個走錯路的司機、一群等不到目標的刺客、一次狹路相逢,and the rest is history。這故事,年輕時不知說了多少遍來哄女孩子,無甚效果,卻原來還有這麼大的哲學分量。

NNT說,世事比人們相信的隨機,歷史進程總是為這些「罕有郤分量十足的事件」所改變。既是「罕有」,人們當然掉以輕心;加上人類心理上會把個人成功歸「功」於個人優點,於是人類經常無視「罕有郤分量十足的事件」,尤以金融從業員(及經濟學家)為甚。結果人類輕易被這些事件打挎,例如把過往十年的累計利潤一次過輸掉,或更多。〔註一〕

作者借"Rare but consequential"發揮,指統計方法用於經濟金融數據,是「最大學術騙局」("The Greatest Intellectual Fraud",簡稱"GIF")。關於統計學的應用,其實我在碩士研究時觸及過,當然遠遠不及NNT的鋪陳。另,書中不少篇幅,引用晚近的心理學研究成果,力陳人類離「理性」甚遠;而「理性」假設正是主流經濟學的支柱。〔註二〕

最重要的,是NNT身體力行,把他的想法化為財富:黑天鵝總會出現(雖然不知道要等多久),而極其價外的期權市價往往偏低(基於人類思考的「偏頗」,即"Biases")。於是,他不斷小注買入這類期權,不斷賠(小)錢,終於等到87股災。當大家都賠(大)錢時,他大賺了一筆,他謂之"Fuck you money",意思是現在可以掛斷電話前向上級說頭兩個英文字。大部份人都當黑天鵝的災,他則取黑天鵝而用之。〔註三〕

於我,《黑天鵝》的意義在於,我不必再懷疑碩士研究時的想法:關於統計學的想法,儘管沒多少人認同,但也不完全是胡扯。另外,我可以安心相信,自己過去十年的曲折經歷,是「負面黑天鵝」("Negative Black Swan")而已。〔註四〕

祝 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阿羊



〔註一〕較近期的例子,是哈佛大學的基金去年(08年)輕易賠掉過去十年的累計利潤。見鄒小敏,「大學投資策略無關人才培育」,2009年12月3日《信報》「投資行為論證」。

〔註二〕主要為Daniel Kahneman及Amos Tversky關於"Hedonic Psychology"的研究。多年前潘老師已推薦這些論文給我,但我總是掉以輕心。

〔註三〕我極力向西門推薦"The Black Swan"及"Fooled by Randomness",但他反應冷淡。他告訴我,98年間,日元在約140多水平時,他持(大量)日元淡倉。怎知一夜間日元彈升至120多,幅度之大,史上罕見。他的財務狀況變化,自不待言。這時,他還有(大量)港股期指淡倉。一、兩天後,港府入市「打大鱷」。一連碰上兩頭特大黑天鵝,他的體會一定比我深。

〔註四〕NNT給「不幸」下的新定義。




創作者介紹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lbert
  • Readiness is all.
  • miao632
  • hi!你是iamgordon的朋友!
    我這兩天才新購了黑天鵝中英對照,(哈!英文不夠好),結果一進來馬上看到導讀,還真不錯的感覺!
  • 歡迎光臨!

    只是個人感受,說不上是導讀……那個Lebanese閱導廣泛,文筆辛辣抵死,很好看的文章!

    cybercynic 於 2010/01/14 17: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