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0_bj_090




若不是偶然聽到朱耀明牧師的電台訪問,我不會知道「我們要回家」運動;若不是這訪問,我不會知道《回家》一書;若不是這書,我不會知道張健。

一九八九年,他是體育學校預科生,學潮時擔任天安門廣場糾察隊總指揮。為了保護同學,六月四日凌晨遭解放軍近距連轟三槍,大難不死,一顆子彈長留大腿。隱姓埋名匿居北京多年,以開出租車維生,後因出租車司機維權運動曝露身份,於二零零一年被迫去國。

跟生果報的小記者提到張健,她採訪我關於我的本地群眾運動照片。幾天前,收到她的短訊,訴說看完《鏗鏘集》《走過二十年》提及張健的部份,哭成淚人。

記錄片最觸動我的,是母子之間思念之情,還有張健經互聯網視像給他母親唱的一首歌《天安門兄弟》:



寥寥數語,出自過來人手筆,絕不矯情。

採訪中,我告訴小記,讀過張健的故事,我發誓以後不敢對出租車司機無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ybercynic 的頭像
cybercynic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