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6_june4_041

1990年,香港


早已壞掉的老底片,事隔十多年才數碼化。毫無技術可言,但保留了久遠的記憶,見證我們的年青時代。

殖民地最高學府的最高民選代表,膽敢在慘案廿週年前夕,公然為兇手說項。年紀大了,歪理聽得多了,自已亦常用,已無甚感覺。只是好奇,這位年輕人以為自已是誰,夠斤兩作兇手的代言人?他會感到羞恥嗎?港大同學選出這蛋頭為最高學生代表,羞恥嗎?

90_june4_036

90_june4_034

9006_june4_040

90_june4_021

90_june4_025

9006_june4_052

9006_june4_044

9006_june4_027

9006_june4_036

9006_june4_033

延伸閱讀:

- 信報:忘卻六四、懷疑六四、修正六四,2009年4月9日。練乙錚教授分析中共凡廿年的六四遺忘工程。
創作者介紹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im
  • 我喜歡舊照片,看到另一個世界。
  • 時光隧道……

    cybercynic 於 2009/04/13 11:59 回覆

  • etmoi
  • 多謝你寫下關於六四的文字。當時看到港大學生會長的言論,我真的感到很驚懼,難道中共對香港各階層的滲透和無所不在的洗腦,連港大也無法抵御嗎?但是你的記錄俾左我信心。我相信香港人一定會堅持港英政府留在香港最寶貴的遺產:自由、民主、人的價值。今日港大的公投結果也證實了這一點。
  • 身在外地,得悉港大公投結果,心情激動。遺忘的確很容易——我們又怎能敵過政府強大的宣傳機器?但,遺忘歸遺忘,歪曲事非看來並不容易。

    cybercynic 於 2009/04/20 15: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