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7_snap-05_001



小雲,

你說有一份關於消費券與香港消費文化的功課,想要點資料。「文化研究」我完全不懂,只能給你說說我所知。

在這金融海嘯時,在大中華區,真正大搞消費券的地方,其實是大陸和台灣,多年前日本亦嘗試過。著眼經濟觀點,消費券是政府「擴張性財政政策」("Expansionary Fiscal Policy")一種體現方式。依凱恩斯學派觀點,政府每增加$1開支,會帶來多於$1的額外本地生產總值(GDP),此謂之「乘數效應」("Multiplier Effect")。這是消費券的理論基礎。

為何派發消費券,而不是鈔票?因為人民可把鈔票儲起來,但消費券就不可——例如,幾年前日本派發的消費券是有期限的,目的顯然是強迫人民消費。這也是源於凱恩斯的理論:若仝人皆勤於儲蓄,國民經濟會走下坡。此論稱為「節儉的勃論」("Paradox of Thrift")。

消費券對刺激經濟會有多大作為?練乙錚教授在《信報》的專欄(註一)引述針對日本派發消費券成效的研究,指出1999年日本政府派發的消費券,受惠家庭的消費增幅只有消費券金額的一成。看來,若國民執意要增加儲蓄,「替代效應」("Substitution Effect")便發揮作用:最糟的情況是,價值$100的消費券,取代國民本來就要花的$100現金。日本1999年的經驗,顯示替代效應並不完全,但消費券刺激消費的效果亦不見得有多大。

消費券多為一次過措施。人民的開支計劃,理論上不會因一次過的措施而改變。加上實證研究,皆顯示消費券在刺激總需求("Aggregate Demand")的成效十分有限。這點對你可能較有意思:短暫的事情,對改變消費文化能有多大作用?

金融海嘯百年一遇,自由主義經濟學黯然失色,凱恩斯主義重登舞台。凱氏的名言「長遠而言,我們都一命烏呼」("In the long-run, we are all dead."),意指經濟系統自我復完非常緩慢,需透過擴張公共開支扶一把。港府公佈今年預算案後,便給各方指摘力度太輕,全無刺激經濟的意圖。更糟的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政府準備緊縮開支,卻厚顏無恥將之說成「反經濟週期」!(註二)今時今日,凱恩斯主義的重要性,在於與孕育於回歸前後的民粹主義合流,使一眾政治家、政客、政棍多一些點子向政府施壓。

回歸前,香港開始大搞其「行政主導」式民主制度,立法會無能主導政策制訂,只有訴諸民粹:越說得誇張,便越有市場。卻因不能執政,所以無需負責。其實,港府資源豐厚,代議士大多跟政府「有得傾」。「凡事政府有責」漸漸成為謀取個人利益的手段。時至今日,「再陪訓」、「旅發局」、「持續進修」等,成效不彰、花費龐大,很難不令人懷疑這些東西存在的理由。

扯得遠了。希望對你的功課有幫助。

祝 學業進步!

阿羊



註一:練乙錚,「論政府派錢該怎樣派、派給誰」,《信報》「香島論壇」,2009年2月16日。
註二:練乙錚,「這個預算案實非表裏如一」,《信報》「香島論壇」,2009年2月26日;鄧樹雄,「港版反經濟周期財政政策」,《信報》,2009年3月10日。
創作者介紹

羊氏物語

cybercyn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